A.
长歌当放纵。

B.
做点想做的事,拍点感兴趣的人。

C.
是条虫子。

D.
Anyway,
Thank you.
Honestly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管理者:Kycuoan

周更
cos渐隐


↓↓↓【归档可快速查阅作品】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七回』-2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
02


回到屋时,已是夜幕之后了。

从早到晚发生了这么些事情,二人都是无话,却是能感觉到有某些与往日不同的氛围。比如从来都是回来先苦役古溪去烧热水并霸占的阿燎,难得的自己搬着柴火还让给古溪先洗,再比如一向晨练早睡的古溪,拿着把剑就在院内默不作声地练了起来。

阿燎回到屋子很是自在,洗了容乐送来的甜瓜端到廊前,坐在台阶上,一边吃一边看着古溪练剑,却是不多话。

古溪离开纯阳数月,索性当年学的那些招式套路都记在身体里,也没有忘记多少,反而不如说这番险些丧命的人生经历让自己的心性都开阔起来,融会贯通连在平日的剑法里,行云流水反是更加精准凌厉。太...

推一篇文:权宦

给小宝贝们推片耽美/BL文,皇帝攻 X 宦官受(楚昭 X 傅双林)

前几日连着看了三天,完全沉浸在里面,作者的描绘精致,情节激昂,将帝王权术写的淋漓尽致,强推,感觉这是2016年继魔道之后第二本让我看的这么入迷的小说。

全篇读完震撼到我的并不是攻和受的爱情,反而是那种层层剥茧的深谋远虑,和为人父母的尽心尽力。

(涉及剧透)

一来是做为攻母亲的王皇后,一个深宫女子,没有强硬的后台,却自己一步一血地为自己的儿子铺满了未来。王皇后临死前对元狩帝说的那句,“陛下犹记得与臣妾初始上元夜,踩脱了臣妾的鞋子,却也不道歉,直瞪瞪地看着臣妾。”与元狩帝的低语,“我是看这位小姐一双眼睛,比当时天上的月...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七回』-1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
还没走多远阿燎便嚷嚷着饿了想吃东西,教内不比中原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酒馆茶楼,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小铺子,正好古溪来着这么些天了,却也未出过远门,阿燎便索性带他去铺子里解决午食。

原本在铺子里等待餐食的人看到阿燎来了,都像是商量好的空出座位移到旁边,坐的远远的,白白在她周围形成了一道空墙,阿燎也不在意,无视周围喧闹的惊呼,径直拉了古溪坐下,拿着茶壶给自己斟满茶水,问道:“你吃什么,能吃辣吗?”

“都可。”古溪接过水壶示意自己来。

“胡婶来份酸汤辣排骨,再来盘油菜,两碗米饭。”她朝旁边忙碌的老板喊道,那人笑了笑示意知道了。

阿燎用下巴点了点古溪,挑眉...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六回』-3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一周没更。。。没有人催我。。。。=A=。。。。。

回忆还写不完Orz


06-3

好日子总如白驹过隙,还未细细品味,转眼就变了个模样。

特别是——

有她的那些时光。


教内过得闲适,阿燎怕古溪闲着无聊,便从师兄的书库那里搬了好几堆门内秘籍,秘籍没有文字大多诡异的图画,古溪看不懂,不过倒是对里面夹杂着的一些显然是被没收来的零碎情话感兴趣。

是故阿燎打开房门,尚未看到古溪,便被他爽朗的笑声吸引了过去。

“有什么好笑的?不就几本秘籍你怎这么开心?”她挑眉,上前想探个究竟,那人端坐在案前注意到她走过来,尚未收起笑容,眯起...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六回』-2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
06-2


也许天下所有的教派都如出一辙,总是面上光鲜,暗地里总是有些琢磨不透的勾当。自从那次跪罚之后,他们教派里都知晓了自己的存在,那个叫乐乐的男人来找阿燎的次数也越来愈多了。

一如既往的,她总是挡着自己,争取着不让任何人见到。

“你们要炼蛊吗?是那种虫子的?”阿燎进门便听到古溪开口。

卧房隔音不好,许是大致听到她和乐乐的谈话,有蛊要炼,却没有一个试蛊的人,天一教内乱不平,长老们也急坏了。

“恩。”阿燎点点头,坐在古溪身边,探着香炉里的焚料少了些,从抽屉中拿出一些添加进去,“也不全是蛊,这次炼的是骨头,他们想重塑不死人。”阿燎的尾...

碎碎念,记这一年剑三里遇到的智障


是真的气,说出来发泄一下,等哪天不气了,就特么删了。

是这个游戏的玩家越来越low还是特么就是我运气不好全遇到了?

我不是渣游戏很疯狂的人,今年复活节才刚刚回归游戏,从上周开始几乎每周都能遇到智障,太不愉快,正好码完字有了时间,说上一波。


第一件事。

好久之前了,但是跟着最近的事情混在在一起,非常生气。

那个时候我1w81左右装分,没有橙戒,在阵营频道看到一个人喊战场眼神来W8我就去了。

结果去进去发现他们可能是一个帮会的,并且在频道里不断打字(类似于你再yy说话我在团队回答这样的)没注意也没问是不是真的有yy,但是他的广告确确实实就是找眼神。

那天云湖,记得真真切切。

对...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六回』-1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
阿燎只是笑也不接话,二人对视许久,周遭嘈杂的声音似也销声匿迹般,阿燎觉得这一刻许是时间也静止了,没想是古溪先出了声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想你是不是见过我,想我是不是欠了哪笔风流债。”阿燎从善如流。

“你觉得呢?”

阿燎摇头,“我从未出过苗疆,且前几年得了一场大病,若是有,那些往事也皆忘了。”

古溪垂眸,默然。

“我不是什么痴情的人,于你,或许有着那么些兴趣,却不知能坚持多久。我不会深究你的过去,不过——此时正好,此景也不差,我有大把的时间,你倒也偷了闲。若是愿意,你说,我便听着。”

古溪猛然抬头,一双漆黑狭长的双目眯起来死死盯着阿燎,像要把...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五回』-2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
第五回


夜色愈深,皎洁的月高悬,街道上的人却越来越多,阿燎和古溪顺着人群一路向前,街尾被一条汩汩地小溪横截,人们簇拥在溪前,阿燎只觉有点点星光映在湖面,正觉得好奇古溪便开着路带她走近。周围人声嘈杂混着不远处的烟花迷乱了阿燎的眼,面前是一朵朵燃着烛光的莲花,五光十色顺流而下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阿燎第一次见。

“许愿灯。”古溪抿了抿唇微微一笑对上阿燎不解的眼睛,他在袖子里翻了翻,竟拿出一个手掌大小浅蓝色的莲花灯,伸手递去,“许个愿,很灵的。”

阿燎很吃惊,她睁大眼睛看着古溪手里的莲灯,“你从哪来的?袖子里还能放这个?”

“没别的,就放了这一个。...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五回』-1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
第五回


集市人山人海,却并不复杂,只有一条路笔直的通到落月溪。阿燎虽说走的早,也没用轻功,古溪很快便在卖花灯的小贩那发现了她,他没有上前,远远地隔着一段距离站着,望着她。

一如不久前阿燎躲在人群中,偷偷望着古溪安抚小姑娘一般。

阿燎似乎是想要个灯笼,却苦于各类千奇百怪的字谜。古溪只犹豫了片刻,便大步上前走在阿燎身侧。

古溪本就很高,再加之纯阳的道冠,仿佛一座高山横亘在阿燎身边,她吓了一跳,抬头定睛看到是他,不免皱起眉头,问道,“你来做什么?怎么不去继续帮着那些可怜的小姑娘了?”

古溪能感觉着她是生了气,心中有些莫名其妙,但更多地却...

[BG/咩毒]未道『第四回』-2

BG慎入[#羊毒#/#咩毒#]


“怎么?现在知道怕了吗?你做这事的时候胆子倒是挺大的嘛?”凌夫人尖锐的声音刺穿阿燎的耳膜,“好好好,真是个狐狸精,那负心汉竟连这祖传的暖玉都给你了?”

“不……这个是……”

“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的嫁妆,是我们家的东西!”咣当一声,那妇人打碎了摊位上的瓷碗,她气急,用力拉扯着那姑娘脖子上的玉佩,“你还给我!你还给我!”

她用力至极想要活活将她勒死,那少女的呜咽声越来越小。


阿燎心想不好。

刚一抬头,便被古溪出鞘的剑光晃闪了眼。

她寻着光转过身。


古溪长剑轻挑,一道浅蓝色的光剑从凌夫人和小姑娘的间隙划过。

束缚着呼...

1/18